酱汁z

大爷无误
注意保暖
像我爸爸

玄学产粮!!!

酒茨♝

♢虐梗
♢小段子一发完
♢应该会撞设定
♢小学生文笔
♢分句有问题我知道
♢黑化吞

  昏暗的房间,傀儡师抱着名为“哥哥”的木偶
  对面坐着的是大江山鬼王-酒吞童子。他也如自己一般将心爱的人在怀中抱紧。
  “鬼王大人。茨木童子大人各项正常,相信不久后便可举行婚礼了。”.
  “到时会发请贴给你的。”
  傀儡师看着酒吞将茨木抱起,茨木的胳膊来回晃荡发出诡异的嘎吱声。
  随着酒吞走远,嘎吱声也越来越小。许久之后空中传来傀儡师机械的声音。
  “鬼王很爱茨木大人呢。”

  听说了吗?
  什么什么?
  鬼王要大婚啦!
  什么呀!这我早知道啦!嘿嘿,你见过新娘吗?
  没……
  嘿嘿,新娘长得和茨木童子一模一样……不过那对眼睛可真可怕……
 
  大婚当天傀儡师没能看到茨木,据说是被酒吞关了起来。
  “这是怎么回事?傀儡师,你最好给本大爷一个合理的说法。”
  傀儡师正在尝试着与茨木沟通
  “茨木大人,您为什么不和鬼王举行婚礼呢?”
  “挚友喜欢的是红叶,不是吾。他讨厌吾……”
   茨木仿佛一个小孩。固执的认为‘鬼王喜欢红叶,讨厌自己。’
“茨木!我爱你啊……”
  茨木扯出一个微笑“挚友,在说谎。”
  傀儡师见此景只能退出了房间,在门外等着。
  傀儡师在房外等了三天。
  第一天,屋里时不时传来茨木固执的话音和酒吞哀求的声音。
  我竟然能听到鬼王的哀求,会不会被灭口?
  第二天,茨木依旧固执的否定着,酒吞的声音却变得暴躁。
  第三天,屋里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嘎吱声,随后是一片寂静。
  “傀儡师,进来。”酒吞的声音变得沙哑。
  “你问茨木。”茨木躺在床上,酒吞倚在床边。
  傀儡师知道他叫自己问什么,傀儡师走上前问
  “您……爱鬼王大人吗?”
  “是的,吾爱挚友。”
  尽管傀儡师已经没有了肉体但此时依旧感到心惊。
  站在傀儡师的酒吞很满意听到的,他走上前抱住茨木对傀儡师说
  “你回去吧,后天还会举行婚礼。到时候会通知你。”
  傀儡师走到屋外,转身关门时候看到了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。
  酒吞将茨木抱在怀里,说着“我爱你。”茨木回应“是的,我也爱您。”随后茨木扯出一个诡异的微笑,无声地说着什么。
  他说“你、在、撒、谎”

“ 你在撒谎,酒吞。”

  ♢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衍生的段子
 

 

酒茨

♦ooc
♦现代设定
♦小学生文笔
♦小段子一发完
♦语文老师死的早
♦分句有问题我知道

  客厅的电视播放着早间新闻。
  茨木穿着过胯的衬衣,围着充满酒吞恶趣味的围裙。单手煎蛋的技能已经点满,熟练的提锅,蛋在空中翻转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后落入锅中。
  酒吞从房间里走出来,打着哈欠提着裤子。未着寸褛的上身满是抓痕,背手摸摸吸了口气“疼死了啊……”
  走进厨房,环住茨木的腰。将脸埋在茨木毛茸茸的头发里。
  “吾友?早餐做好了,汝先出去等一会儿。”茨木关掉火,将煎蛋放入盘子。
  “等会再吃。”酒吞的声音闷闷的,哈气从头发丝中穿过扑向了脖子。左手搂着腰,摸着茨木紧实的肌肉。右手则不老实的揉搓着茨木的耳垂。
  酒吞最爱看茨木如暖玉般的耳垂染上红色,与白发相衬。
  茨木小幅度的抖了抖轻轻嗯了声。
  “呵。”酒吞的笑声传入耳中,热气再次扑向脖颈。
  在耳垂上作怪的手勒住了脖子,酒吞将下巴放在甘次木的肩上,看着因玩弄而泛红的耳朵。
  “茨木”
  “唔……挚友,别咬啊……”
  酒吞将茨木的耳垂含在嘴里,细细咀嚼。放在腰上的手一用劲便将爱人翻了过来,将茨木的腿抬起来卷在腰上。
  “要吗?”
  “……嗯”

♦没了

可爱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

他们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  
(怎么放两张图∠( ᐛ 」∠)_